自由! 平安…

1968年我诞生于苏联。当我13或14岁时,我注意到一个问题。老百姓说的都不是他们所想的;他们说的是他们所期望的!电视与广播电台不断播放着「讨好」政府的事,不同于此的意见不是被压制、就是被取笑。我只是一个小男孩,然而这种不公义总是带给我极大的伤痛。我长大了,1985年我去里加的大学就读,1988年我在苏联军队服兵役,当时我看到了宣传活动更强而有力地、带着侵略性地持续扩大。

当有些人相对于他人的权利减少(我的情况是身为一个信耶稣的犹太信徒),这是一个平等的问题。许多在自由世界中长大的人不了解我,不过这绝对是一种「人格压制」。

根据我们以色列领袖所说的,以色列是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。我一直都如此看待及认知,我一直以此为荣,并且我也以「身为一个信徒为荣」!因此,过去30年来,我一直住在这里。住在这里,你可以说你想说的,也许并非每个人都喜欢如此,但你的投票权是真实的。而且,身为一个人,你与他人平等—假使能力方面并非如此,但至少在你的权利方面是如此。但今日我实在认不出我所爱的以色列了!

大众传播媒体充满了宣传活动。很显然地,疫情是一个真正的危险,采取负责任的行动是重要的。但当你看到有些人如何地逃避、忽视警察及「防疫规定」,而有些人受到攻击并被罚款时,你意识到一个人本应当拥有他/她自己身体的主权自由,却正在成为「疫苗的恐怖牺牲者」。(我并非赞成或反对「疫苗」。我赞成的是选择自由。)当我看到有70%的新闻充满着威胁口吻,限制那些「拒绝」接种疫苗的百姓的权利时,我感到很不舒服,就像我之前在苏联时一样,我的内心不断地翻搅!不过,现在我的失望更大了。毕竟,以色列一直是一个自由的国家!

为什么我要写这些给你们?因为我想激动你们起来祷告!迫切祷告能「改变王的心」!我们不应失去个人选择的自由!

除此之外,以色列非常倚赖美国政府的行动,美国当然明白什么是自由,而且美国很容易就可以影响我们国家正在发生的事。我恳求各位为以色列祷告。

「归回锡安事工」持续进行的事工现况如下:

(1)      自一月中旬以来,我们持续地为年长者提供热食,把食物送到他们居住的旅馆。我们会堂里有许多义工参与这个事工的服事。我们为这些义工的行动及乐意服事感谢主!

(2)      自2020年三月以来,我们对犹太新移民及穷人的外展事工一直都没有停止,感谢主给我们这么多服事的机会!

(3)      我们在青年事工方面碰到一些困难。他们受够了ZOOM上的学习,而且许多人也轻看我们为年轻人安排的ZOOM聚会。不过,我们把年轻人视为国家的未来,我们对他们有期望,而且愿意投资在他们身上。请与我们一起为年轻人祷告。

(4)      以色列的锁国已部分解除,我们的音乐艺术学校(一对一课程)已重新开课。请以你们的祷告来支持我们!

亲爱的朋友们!我们可以选择一起积极主动且热心地实际服事。你们的祷告及奉献,是我们在以色列为主的事工上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。谢谢你们坚固我们的手!!

愿平安与保护从全能者、我们天上的父临到你们及你们全家,

Leon Mazin 敬笔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. Why don’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